[缅甸]昂山素季当前最大的作用就是去坐牢,再次证明当文学评论家比当作家容易

【原创声明】

本公众号发布的所有文章,除非另有特别说明,都属于原创,并且只在公众号(cambodiagolf)或者本网站首发。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我又收到来自你们的批评,说我最近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哪里跟房地产有什么关系。你要知道啊,房地产只是我的业余爱好,玩儿票的,“容积率”是什么,我都还是两年前百度上现学的。我上学的时候,专业叫做“地域学”,地域学是什么东东呢,就是我今天下文要谈的这种内容。

 

昂山素季上台以来,也一年有余。她这一年的经历如果说可以告诉你、我、沈良西一个道理的话,那就是:还是当反对党好

 

这一年中,昂山素季经过了众望所归、被地方军阀买账、军方掣肘、经济无政策、军阀混战、军方对穆斯林的杀伐等一系列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事件。直到今日,牌也打得差不多了,缅甸各利益方的态度如下:她自己的国家民主党内比较失望;地方军阀对她失去了信任;政府军方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国际社会团体也不表扬她了。

 

以下,我们将利益相关方一个个分析一遍,然后你将毫无疑问对缅甸天下大势了然于胸。

 

1.军方:

缅甸最操蛋就是这个军方,但没它又干不成事儿。军政府执政已经半个世纪,遵照普世规律,世间所有美好或不美好的人物与事物,久了我们都会对她产生审美疲劳。缅甸人民对军方也是这个感情,人民疲劳久矣,于是1991年昂山素季第一次参加选举时,百姓们一看,这不是昂山将军的女儿吗?人又长得这么漂亮,好了,就选她了。结果一选完,军方说,不好意思哈,刚才开玩笑的,不算哈。百姓们空欢喜了一场,但人家军方又有枪又有炮的,他说不算,那就不算吧,大家以和为贵,忍了。

 

昂山素季很能忍:你不给,我也不争,我就坐牢,看谁熬得过谁。这么多年来,活生生把自己从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修炼成了甘地一样干巴巴的人物。直到2015年,军方终于坐不住了,原因有这么几个:一方面,军方内部的经济开明派近年来掌握了话语权,大家一致认为如果还老一套搞什么枪杆子里出政权,最后非得成了朝鲜不可,一点前途都没有。所以不能学朝鲜,要学中国搞经济开放。然而经济开放成败与否取决于对外招商引资能力,这样一个中国广东省乡下村官都懂的道理,缅甸肯定也是懂的。但自己是军政府,给人动不动就舞刀弄枪的感觉,形象不好,别吓着外国投资者。于是,最后由缅甸形象大使、漂亮温柔又会说英语的昂山素季出马,能起到一夜之间老母鸡变凤凰的效果。果然,形象大使一上台,美国针对缅甸多年的经济制裁撤了,国际援助也潮水般涌来,这一招,简直药到病除。另一方面,昂山素季已经70岁,到了要么用她,要么就会死的节骨眼上,大家都是成年人,终究要给个态度,做个了断。军方想一想,她在国际国内威望如此之高,如果最后一不小心关在里面,寿终正寝,也算以身殉国,那么她就成了缅甸历史上最大的英雄。深谙《资治通鉴》的缅甸军方比谁都明白,活着的时候怎么折腾都无所谓,千万不能让她成了烈士,一成了烈士,就完美了,就再也翻不了盘。所以,谁都不敢再关着昂山素季。

 

但是不是军方就已经被昂山素季赤手空拳打败了呢?还差得远。面子是人家给的,人家想什么时候拿回去就拿回去。军方在将执政权交出来之前做了这么几件事:一是修宪明确限定有子女为外国国籍的人士不能成为政府与国家元首,这个,昂山素季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她的子女是外国人不是因为她比较看好外国,自己当裸官,而是因为她嫁给了一个外国人,子女生下来就是外国人。请注意,昂山素季嫁的外国人叫做Michael Aris,是一位英俊、年轻、在自己的国家也属于魅力好儿郎的历史学家,两人是伦敦大学SOAS时期的同学,自由恋爱、青梅竹马,跟邓文迪阿姨前两回那种捞住就算救命稻草,随便嫁一嫁外国人,是不一样的,当然啦,邓阿姨最近择偶品味有所提高,还是值得表扬的。

 

昂山素季与缅甸
(Michael Aris与昂山素季)

 

二是规定为军方在议会保留1/4的席位,不用民选,直接坐着;三是规定军队保留国防、内务部长职位,而且军队内部高度自治,不由政府节度,说白了,不要说党指挥枪,连政府都不能指挥枪。就问你怕不怕?

 

2.国家民主党:

这就是昂山素季的党了,相当于柬埔寨的救国党,千年老二。国家民主党跟着昂山素季2015年赢了之后,很是风光了一把,但最近,又不开心了,因为赢了还不如没赢。首先,政府职位不够分,昂山素季不能当总统,就只能在党内找了个小哥帮她当,这个小哥原本也是党内德高望重的人物,但现在把总统一当,全天下都知道他是傀儡,你觉得他心里怎么想。你要是不能理解的话,可以去问一问前几年梅德韦杰夫当总统时感觉如何。剩下的部长里,昂山素季一口气当了两个,身兼外交部长与国务部长,真是既当爹又当妈;前文已述,手握重权的国防部长与内务部长由军方出任;好了,瓜分完毕,剩下的也不重要了,就随便分一分吧。分完了昂山素季又给自己搞了个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女主角光环,叫做国务资政,凌驾于一切政府头衔之上,翻译一下,就是超级无敌最牛B政府公务员,其中的奥妙只有李光耀真懂。于是,在女主角的强大阴影下,全党都默默接受了打酱油的现实。

 

这还只是问题的开头,真正的挑战来自公布政府年度预算那天。这个政府预算呢,就相当于中国的总理工作报告,你打算接下来怎么搞,得表个态啊,有什么新政改革、咨罚臧否,大家都眼巴巴就指望你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呢。结果,国家民主党磨蹭了半天,说,不好意思哈,也没啥新花样,照旧吧。这就好比大家在北京奥运会上都等着跨栏运动员刘翔再创新高,一举击溃西方世界最后的骄傲,结果枪一响,刘翔就一瘸一拐下来了,说不好意思哈,让大家失望了。大家的心里是崩溃的。

 

但国家民主党为什么要这么不争气呢?非不为也,不能也。因为骨干成员过去二三十年的职业都是政治犯,全在牢里关着,牢里的日子过惯了,突然一出来要治理国家,要改革开放,不习惯,进去的时候还在用BP机,出来时发现外面都已经用苹果7了,大家有点水土不服,人之常情嘛。(沈良西与金速卡读到这里,是否已经开始颤抖?)

 

3.地方军阀:

昂山素季上台后有两大目标,一是平息边境地带的军阀割据与混战;二是主持缅甸经济的腾飞。经济腾飞的事儿可以慢慢整,先说军阀混战,为什么一定要她来才行呢?因为说白了,这事儿靠政府军是摆不平的,要是政府军能搞定,过去三四十年早就搞定了。所以,就出现了以前香港黑社会老电影中的桥段,各方火并,谁也搞不定谁,连警察也罩不住了,这个时候,你需要一位镇得住场子的扎飞人(粤语读音:za-fi-yin),这位,需要黑白两道都买她的账,她的话就代表公理。而在2015年的缅甸,扎飞人唯一人选就是昂山素季。

 

所以去年10月,她真的把20个地方军阀中的17个都请到场,开了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军阀头头们见了昂山素季,就如同犯了事儿的小学生见了班主任一样,任凭这位柔弱的女子摸着脑袋批评。昂山素季声望一时无俩。然而到今年,我们看到的结果如何呢?军阀们回到家该干啥干啥,与政府军打得死去活来不亦乐乎。究其根本原因,昂山素季终于是管不住政府的将军们,将军们要在边疆挑事儿,谁也不能不还手啊。接下来就是一个十分耐人寻味的问题:政府将军们为什么喜欢挑事呢?因为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狡兔死、走狗烹。将军们只有不断挑事,才能借机在国土上屯地,才能借机到处开采翡翠矿,才能到处伐木致富,所以,他们必须要留着军阀们在祖国边陲,才有借口长途奔袭。如果真的天下太平了,岂不是自裁羽翼?

 

军阀们活得是很憋屈的,隔三差五被蒙头蒙脑打一顿,打完却又不打死,留一条活路,继续苟且着下去。想被招安却招安不了,想要自治却又不许,停停打打,打打停停,双方心有灵犀,把一段双簧唱得轰轰烈烈、炮火连天。这件事里面,唯一当了冤大头的就是昂山素季,如今威严扫地,2017年二月份再要请军阀们去开团结的大会,再也没人愿意去了,你以为耍猴呢?

 

结论:

昂山素季是个领袖,但同时只是一位稚嫩的政治家。她无法迫使军队归属国家,这可以理解,非她能力所能及;然而,她事事希望刀切豆腐两面光,一个人也不得罪,就把事给办了,哪会有如此容易?一位出色政治家,最常做的事情其实只有一件,就是做出艰难的决定(to make hard decisions),诸葛亮斩马谡、周瑜打黄盖、川普炒Michael Flynn的鱿鱼,每一件都是令当事人心里滴血的事情,然而,当他身处其境,不那么做不足以振朝纲。闹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啊,同学们。反观昂山素季,上台后从未对任何人说过一句硬话,既不得罪军阀也不得罪军方,更不能触动他人利益。如此客客气气,是要当女圣人的节奏啊。

 

所以,据我观察,昂山素季再这样下去,出路有两条:一是干脆不要直接玩政治,再升一级,当缅甸女王好了,国家改体制为君主立宪制,反正泰国是这样、柬埔寨也是这样,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样一来,不用得罪任何人,每天只管双手合十微笑就完成工作;二是再回去牢里坐着,至少是个精神领袖,给执政者以压力形成督促,给缅甸人民以希望,以更高更远,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像如今这样,人民突然发现,连昂山素季都搞不定,心里最后的防线崩溃,那国家还有什么希望?

 

其实有些人,当反对党对国家更有益。

 

作者微信:junezeng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