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优能不能仕?

本文部分内容原为专栏文章,首发表于《品味高棉》第16期,现已获得授权于此发表。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我一直有一种观点,那就是一个中国的年轻人,不管他出身如何卑微,起身如何草莽,只要他有足够的决心与毅力,他就一定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他需要走的道路,一千多年都没有变过,叫做“读书进阶”。科举考试其实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从根本上解决了年轻人最关心的公平、公正的问题,是骡子是马,牵进去考几天就全出来了。

科举考试发明之前,大家是怎么解决问题的呢?先来读一段《陈情表》:

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后刺史臣荣举臣秀才。臣以供养无主,辞不赴命。诏书特下,拜臣郎中,寻蒙国恩,除臣冼马。

写这个表的人名叫李密,写的时候已经四十四岁,一介平头百姓。这段文字的意思大体上是这样:“前段日子我们这里的市委书记推荐我去当孝廉,后来呢,地委书记又保举我去当秀才。我寻思着(我的奶奶)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所以就没去。再后来,中央给我下诏书,让我去当郎中,又没过几天,连升数级直接让我当太子冼马”。

李密,晋朝四川武阳人,在家赋闲,学问高,极孝顺,乡里口碑很好。就这样,啥事儿没做,一路高歌。所以我们也看出来了,科举考试发明之前,就靠推荐制度,一般都从举孝廉开始。“孝廉”呢,也算不得什么正而八经的官,只能说你被上面发现了,是个人才,就进去公务员队伍里试一把看行不行。那么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怎么才算得是孝廉?怎么见得张三就孝廉,李四就不孝廉?问得好!有话语权的人说你孝廉你就孝廉。

那么,谁有话语权?我们再来看看琅玡王氏。

这个琅玡王氏就是“昔日王谢堂前燕”里面那个王氏。他们家的王导,还只有十四岁,陈留县某名人张公见了他,就对他堂哥王敦说:“此儿容貌志气,将相之器也。”可不,后来真当上宰相了。而这位堂哥王敦,也不是省油的灯,老喜欢舞刀弄枪,后来带兵要干掉皇帝。于是,堂哥在外面围城要打,堂弟在里面当宰相不让打,把朝廷搞得鸡飞狗跳。他们家后来的王羲之、王献之、王坦之无不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出了名。那么为什么社会上有话语权的名士们都喜欢来评论王家的小伙子呢?因为王家小伙子们的祖、父、叔辈自己就是最大的话语权人士。所以,今天你评论一下我侄儿,明天我评论一下你堂弟,评来评去,只要耳不聋、眼不瞎,基本上个个都是孝廉、秀才、郎中、冼马,个别有点儿真材实干的还当上司徒司马,大大的出了名。

这样一个制度,大家都知道迟早要出事,要被玩坏的。这不,后来科举制度就上马了。

这个科举制度,真真的让读书人翻身农奴做了主人,从此英雄再莫要问出身。你哪怕昨天还在家耕田,只要肯用功,过几年考上进士就欢迎你参与帝国最高决策俱乐部。可以说,科举考试从根本上结束了皇权高于一切的中国,自此以后,读书人的体制开始统治这个国家,这个体制有一个很高级的名字,叫做“文官政治”。皇亲、国戚、阉党,统统的没有用,常开着永不凋零的只有文官集团。文官们不论对权贵如何客气,但骨子里是瞧不起对方的,而真正的国家战略也轮不到权贵来做决定。

你比如说,同样是结党,“阉党”与“东林党”你喜欢哪一个?“阉党”,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他们听上去还没文化;“皇党”“太*子党”就一定没有水平吗,但听上去不学无术;唯有“东林党”虽然事实上也腐败也斗争,但就是听上去高级、有文化、有水平。也因为这个原因,让过去一千五百年的中国人对学问与功名产生无穷的膜拜。于是才有了范进中举,要我看,范进中举是知识改变命运的典型教材,为什么被语文课本搞成了被讽刺的反面形像,实在是莫名其妙。因为语文课本忽略了一个重点:僵化的考试制度虽然造成一小部分人的个人悲剧,但它保证了国家制度的公正与雷打不动。

读书人的进士情节,就是国家制度的最强力体现。

学问大者如左宗棠,亦不能例外。同治十三年,陕甘总督左宗棠已经六十二岁,马上就要带着部队打新疆,整个中国西北全靠他。关键时刻他掉了链子,写信给慈禧太后,说先停一停,老夫要回北京,因为这一年是会试年,要回北京考进士。慈禧拿着信,哭笑不得,老头子胡子都白了还考个什么劲儿,只得赏赐他一个“同进士出身”了了他的心愿。左宗棠虽然得了进士的头衔,心里还是十分遗憾,因为终究不是考试得来的。左宗棠年轻时目空一切,却考了两三回也考不上进士,气得在家当农民。四十多岁,湖南闹太平天国,他去了巡抚衙门守长沙,职务是师爷。师爷是几品官呢?没品,连芝麻官都不是。

有一天,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地点:湖南巡抚衙门

人物:湖南巡抚骆秉章(省长,二品);永州镇总兵樊燮(军分区司令,武二品,旗人);左宗棠(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

事件:樊燮要出差,来辞行

樊燮向骆秉章行礼,说卑职这就去了,中丞大人保重,然后无视左宗棠。这也是常理,人家二品大员,又是旗人,凭什么鸟你一个湘阴县农民?但左宗棠不,冲上去,飞起一脚踢在樊燮屁股上,还骂:“忘八蛋,滚出去。”巡抚骆秉章在一旁看傻了眼:湖南农民在衙门殴打朝廷二品大员!为什么呢,因为左宗棠是个读书人,樊燮虽位高权重又是旗人,在左宗棠眼中却只是纠纠武夫而已。

这件案子最后告到咸丰皇帝那儿。皇帝一看,喝!还反了你了,敢打我八旗子弟?去,抓住就地正法。口谕一下去,住在北京的文官集团炸了锅:这还了得,敢杀我读书人,读书人打个把人怎么了,打人说明有本事、身体好,这个人一定得保住。于是,京官里面,认识不认识左宗棠的都去掺和一把,其中有状元、有皇帝的参谋、有六部首领、有打酱油的小官、有湖南人也有外省人,总之就一个态度:你敢杀他,跟你没完。当朝文坛领袖潘祖荫用一句话总结:“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你杀他试试,丢了湖南你背黑锅。最后,皇帝一看,搞不定啊,算了,左宗棠赶紧的,回去继续守长沙。

这,已经是政治极腐败的晚清,但做决策的,从来就只是考上了进士的一群读书人。

这一传承,在今天的中国仍然存在。我从未见过一个中国青年,考上了十分体面的大学,却因为家无余粮而不能去上学;我也未见过一个中国少年,勤奋上进,却因为家无余粮而得不到中学老师的悉心教诲。

命运,就在中国青年自己手中,一千五百年,年年如此。

但,如果我们看一看柬埔寨,就发现高棉青年面临的情况要复杂得多。

我们假设你是一个家住桔井省的柬埔寨少年,你的人生将如以下展开:

首先,你感到十分幸运,因为你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不吸毒,不去KTV,也没有扔下你去泰国泰漂。但问题是你们兄弟姐妹七个,实在难以养活,所以你的三个十几岁的哥哥都在金边莫尼旺与西哈努克大道十字路口处红绿灯下,拿着鸡毛掸子扫车。你的三个妹妹都太小,不识人间疾苦,全在打酱油。就剩你在中间,上中学,因为家人与邻里都觉得你从小聪明喜人,有着不寻常的智慧与毅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父母没有把你也送去莫尼旺与西哈努克大道十字路口下面。

中学的校园生活是愉快的,免费义务教育,白天上课到下午三点就放学了。你满怀着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心情,以及为高棉之崛起而读书的志向,踏着年轻的步伐走进教室,然后虔诚地等到日上三竿,数学老师终究是没有来。然后,班长(数学老师的儿子)过来传话说数学老师今天不来了,因为他二姑妈家的狗狗大黄死了,他走不开,如果有意学数学的同学,下午放学后请到数学老师家补课。当然,补课的意思就是一手交钱、一手教课,1000柬币啊,能买两个鸡蛋呢。这一寻思,才发现好久没尝过鸡蛋味儿了,咬咬牙,不去补课,还是明天把英文学好吧。第二天,英文课,早早地走到教室一看,没人啊,黑板上有一行字:英语老师家的狗狗大黄死了,她走不开,如果有意学英文的同学,请下午放学后来英文老师家补课。这么巧?英文老师就是数学老师他二姑妈。

算了吧,还是明天把国语学好。

第三天跑到教室一看,哟,又没人。原来下周是国王的爸爸的生日,所以下周有一天假期,但老师们为了重视国王爸爸的生日,决定提前一周开始自己放假,如果有意把国语学好的同学,请到老师家补课。

结果,国王爸爸的生日这一天假期,搞到最后成了两个星期的假期。再回到学校,想一想,好像有两个月没见过老师了呀。回到家,妈妈一问:儿子啊,最近学了些啥呀?你纵使仗着爱因斯坦的智商,硬是答不上来个所以然。

你的父母彻底怒了:我儿子从小是村里神童,现在搞得一窍不通,这老师都在扯的什么犊子?于是,他们纠集另外一些家长,把数学老师、英文老师、国语老师告到省政府,告他们擅离职守,告他们私自收费。省里回答说,你们这帮刁民,你那些个老师每月工资60块美金,还被我们欠了三个月了,我哪里忍心处罚他们?憋给我无理取闹。

算了,就这么过吧。混了好几年,你一会儿凿壁偷光、一会儿悬梁刺股、最后一年卧薪尝胆,终究硬是依靠自己一身智慧,乘风破浪打败所有老师,自学成材,考上了金边最好的大学,学习现代农业专业。你摩拳擦掌,想想憋屈了这么些年。这些年来三个哥哥已经从监狱里出来又进去好几回了,三个妹妹一个跟人私奔,两个找到了夜班工作,在桔井镇上税务局旁边的钻石KTV上班,今天总算轮到你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可以学点真本事,回去报效家乡。

你满怀着学好农业,以及为高棉之崛起而读书的志向,踏着年轻的步伐走进教室,然后虔诚地等到日上三竿,基础农业学老师终究是来了。这老师肯定是留过洋的,你看他每说三句话就要夹一句英文,比中学英文老师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然后听着听着,你就发现不对,他夹的那句英文怎么换来换去都是同一句啊?难道他就只会这一句?后来有一天,你在金边大街上碰到一个美国人,他说office时说的是“奥菲斯”,而你的老师从来教的就是“哦非依”,同理,还有class,France,mouse,总之,凡是“斯”字辈,你统统的没有。于是,你人生第二次开始怀疑老师的权威。你借了台电脑上网一查,发现这位基础农业学老师原来是学工商管理的,毕业于尼日利亚家里蹲大学野鸡学院,而且读的还是网上函授的远程学位。

完了,你的心拔凉拔凉的。

但聪明人总是有聪明人的办法,就算上天都抛弃你了,你也没有放弃自己。在意识到自己被扯犊子耽误了二十年以后,你突然醒悟过来,在金边一家夜总会酒店里找到了夜班保安的工作,每日通宵值班,白天把工资全花在读补习班上:英文补习班、电脑补习班、财务会计补习班。你工作的酒店前台白班小妹长得楚楚动人,似乎对你有点意思,但你每天只睡两个小时,没有时间搭理她。

因为你已经被扯犊子浪费了二十年,你要从今天开始掌握自己的命运。

各位,如果你今天在柬埔寨碰到一个温文尔雅、学问又好的农村青年,请善待他。如果他是中国人,他只是一个正常的中国读书人而已;如果他是柬埔寨人,他则是挑战了权威、打败了命运、九死一生才到达今天,有机会站到了你的面前。

柬埔寨穷小子出人头地的三种常规方法

【原创声明】

本公众号发布的所有文章,除非另有特别说明,都属于原创,并且只在公众号(柬埔寨高尔夫与地产观察)或者(junefriends.org)网站首发。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前言:柬埔寨是一个一切皆有可能的国家。年轻人个个都敢问王候将相宁有种乎?个别胆子比较大的就差问鼎之大小轻重焉了。不管是缺胳膊少腿,还是歪眼斜鼻,只要有非常人手段、会想办法,就会出人头地。人人都有机会,老母鸡变凤凰的事时刻发生着。这个国家,简直就是勇于奋斗人士的天堂。

下文,在下就列举身边几位年轻柬埔寨成功人士的成长经历,希望的是客官您能够窥一斑而见全豹,将这个社会青年之风貌领会得些许。

请注意,这里要说的是柬埔寨穷小子,您要是个中国穷小子又想出人头地,别问我,我要是知道,您感觉还能告诉您吗?

方法1:英语狂魔型。

我最亲密的战友之一,来自西部偏远的菩萨省。从小赤着脚跑路,上小学时三更天睡觉、五更天鸡都还没叫就起床开始酿酒。对,酿的就是那个50度的蒸馏米酒。就这么着长大的一哥们儿,十四五岁的时候,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平时学校十节课要逃掉八节的他、连柬语都没学利索的他,突然有一天天神附体一样对英语着了迷。刚好,他那个偏远省份有一家外国NGO在当地扶贫,于是,哥们儿就改学英语了,悬梁刺股,没过两年,未满十八岁的他就成了该NGO的英文老师。

pursat
(菩萨省)

这下彻底不酿酒了,兜里揣着工资、脚上穿着新皮鞋。男人嘛,兜里一有点钱,就得瑟。哥们儿想想,得找点儿啥追求一下呀。于是,他开始追求女同事,美国妞,NGO支教的,也十八岁。我们知道,一般人玩办公室绯闻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最后搞得鸡飞蛋打,而他不一样,人家是郎才女貌,敲锣打鼓在搞办公室恋情。后来女主角回去美国上大学,哥们儿为了能找个网吧上网给她发伊妹儿,直接搬到金边来了。那个时候的金边啊,据他说网吧上网5美金一小时,哥们儿那点财力在菩萨省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但来到金边这样的国际性大都市、“东南亚小巴黎”,全部家当也就上十个小时网的事儿。逼得实在没有办法,漫天下找工作,准备长期“金漂”,最后找进去了柬埔寨最大的NGO,进去工作时发现整栋楼里就他一个柬埔寨人。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英文原来是如此牛B。真是自己都把自己吓了一跳,发达了,绝对的发达了。

前两年,女主角一读完大学就马不停蹄回到了柬埔寨,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如今哥们儿谈笑有鸿儒,出入有光仪,实在是春风得意马蹄急呀。

方法2:童叟无欺型。

2014年,我和俩哥们儿出于好奇,把能够识别柬币的自动售货机给鼓捣出来了,后来引进到了柬埔寨。自动售货机这玩意儿,真让人哭笑不得:卖得不好时,担心付不起电费;卖得太好时,天天得去填补货道。那年,哥仨都二十多岁,白天的正当职业听起来都挺光鲜,两人是政府官员,一人是大学老师。天天傍晚六点多钟,三人下了班集合,开着辆三十多岁的N手破面的,装的满满的,哼哧哼哧冒着黑烟去干活。到了现场,撸起袖子,领带捊到后背,就开始扛箱子,天天搞得灰头土脸、斯文扫地。后来哥仨一合计:不行啊,怎么着哥们儿平时也装得人五人六的,这会儿一个个累得跟孙子似的,体面全无不说,再这么整下去,什么婚姻大事、光耀门楣,都耽误了,没时间啊。于是决定花钱请个人代劳。

loaded van

请来的这哥们儿大学都没毕业,但力大无穷、品质过硬。我们把破面的与所有机器都丢给他,然后三人一溜烟跑得比兔子还快,生怕他反悔。哥们儿没有驾照也从来没开过车,但当场自学成材,直接就上路了,从此一人把三人的活儿都干完。他一人开车、采购、管仓库,白天扛箱子、晚上数钱,是他、是他、还是他。两个月后,发现账目清晰无比、机器油光焕发,唯一的区别是哥们儿晒到脸黑得只剩牙齿是白的了。于是三人一致认为不能把这哥们儿累死,遂做出三项决定:花钱帮他请两个小弟,加工资,每月分红。多年以后我才发现,这三招,原来华为也是这么干的。

到今天,我们仨都没他收入高,眼看着人都已经奔小康了,但我们心服口服,天天将哥们儿当大爷供着。这么靠谱,这么童叟无欺,想不出人头地都不行。

方法3:陈世美型。

我在乡下住那会儿,全省就一个酒吧,在河边。

evening

由于百姓们都晚上八点准时关门睡觉,我唯一的去处就是这间酒吧,日子久了也就和酒吧老板混熟了。老板不到三十岁,身材比一般柬埔寨人都高,眉宇间一股英气,那脸蛋儿,放到韩国可能进不去BigBang,但留在柬埔寨着实是鹤立鸡群。老板娘挺着个大肚子,对于老板时常调戏外国游客妹子的行为,她还是比较容忍的。

后来,听人说老板的发家史是这样:这家酒吧原本属于一外国人,这老外雇用了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当伙计。伙计深得老外赏识,他头脑聪明、眼明手快。结果动作太快,直接把房东家女儿给自由恋爱了。房东气得差点儿背过去,但想想生米已煮成熟饭,于是将计就计,认了。接下来,伙计摇身一变成了房东的少东家,再接下来软硬兼施将老外挤了出去,少东家接管。他,就是今天的老板。明明可以靠手段吃饭,他非要靠脸蛋。

老板其实也算不得陈世美,毕竟老家似乎也没有个大老婆,但他以后当不当陈世美,你我怎会知道?

额外方法:百发百中型。

前文介绍的虽然也都奔了小康,但段位还不够高,真正要成就大业,那还差些火候。一个段位高端的柬埔寨成功人士有几个标志,比如说车要开雷克萨斯最新款LX570,黄金戒指要戴到合不拢手指头,上面镶的钻石不能是一整颗10克拉,而要0.1克拉的一百多颗镶得像个刺猬一样,爷拼的不是钻石价值,是镶钻石的人工费。

lexus570

我的一名学生就曾经梦想成为这样的成功人士,他学习很用功,每天起床很早,比其他同学都努力。

他每天都像台湾的陈安之一样,对着镜子说十几遍“我要成功!”。

不光说,他还做。他告诉我说他要用自己积攒下来的500美金去做小生意,要像Lucky超市的王汉明先生一样从小买小卖做起。

于是,他跑到越南边境,用500美金买回来好多女士包包,花了三个月卖掉,赚了200美金。

他又用这700美金从越南买来更多包包,花了三个月卖掉,赚了300美金,于是他有了1000美金。

两个月后,有一天,他爸爸被封为勋爵,一开心,把堆谷区靠大路的三公顷土地给了他。

于是,他的梦想实现了。

 

后记:您是不是还在等我说下文?没有了,真的就那么简单。

wechat qr small

作者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