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两件事情让我舍不得离开柬埔寨

【原创声明】

本公众号发布的所有文章,除非另有特别说明,都属于原创,并且只在公众号(cambodiagolf)或者本网站首发。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因为我不离开柬埔寨,最近一年来,有两三次我的爸爸已经气得,,,,气得,大家都看过《三国演义》吧,气得就好像周瑜听说诸葛亮去借了十万支箭回来那个样子,只不过我的爸爸既年轻,又身体比较好,气一气也无大碍。现在搞得风声鹤唳我更不敢回去,一回去怕是要被吊起来打一顿。在我爸爸的想象中,柬埔寨是未开化、野蛮与落后的,甚至在今天已经身在柬埔寨的许多同胞们眼中也如此。

但我一直都不是这么认为的。我邀请你用平常心去热爱她一下,你会有不同的感觉。有两件很小的事情,让我觉得她是一个文明开化程度很高、人文情怀饱满的国家。

第一件事情:

我有一次坐在嘟嘟车里在莫尼旺大街的十字路口等红灯,旁边停过来一位骑在摩托车上、穿着拖鞋光着黑脚丫子的大叔,顷刻过后,周围填满了人与车,最后挤过来一位骑在自行车上的拖鞋大妈,大家都在太阳下曝晒,等着漫长的红灯。一会儿,来了位发广告纸的小哥,气定神闲地每人发一张,那架势就好比某上市公司开股东大会,先发一份上季度的财务报告,你一张,他一张,我一张,不慌不忙,人人有份。然后大家都从摩托车上松开手,客客气气地接过来,装模作样读一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些人正着读,有些人倒着读。红灯眼看着还剩十几秒,黑脚丫大叔双手都要放回摩托车上,但这张广告纸怎么办呢?他左右看一看,也不能扔在地上,正一愁莫展之际,突然眼前一亮:旁边大妈的自行车上有个前置菜篮子。大叔连思考都懒得思考,就将广告纸仪态万方地丢到了大妈的车篮子里,冲着她傻傻笑一笑,然后两手抓好摩托把手,安详地继续等红灯。大妈被弄得莫名其妙,疑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车篮子,又看了一眼怪叔叔,然后似乎深受启发,就也把自己那张丢进去,接着安详地继续等红灯。红灯变绿,人群即刻作鸟兽散。这个过程从头到尾只有一分钟,一分钟前,大叔与大妈萍水相逢,一分钟后两人想忘于江湖。他们,有一分钟的交情。

我在旁边看着,惊得目瞪口呆:他丢得那么心安理得,她接受得那么毫无怨言。这几乎是我很多年来亲眼见过最令人动容的现象。您可知道,这要放在我们老家那旮儿,是要动刀子收场的。

第二件事情:

很多年前,我刚来柬埔寨那会儿,年少轻狂,又无知,一生从未见过人生之黑暗,所以老爱做些个不着调的事情。比如,有一次我半夜过后发现自己在一个club里面,就是51街北段某著名club,然后呢又发现旁边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妹子,然后我就过去跟她说:“你好呀”。说到这儿,客官您肯定要不怀好意地“嘿嘿”一下,但且慢着,我先插播一下背景知识,不然你肯定要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我这个中国人。我来东南亚之前,许多年都住在东北亚某一线城市,那个城市夜晚是灯火通明的,有很多腿很长、脸圆圆的、冬天下雪喜欢穿短裙、长得很漂亮的妹子,她们都跟我一样或许是学生,或许是工作了的青年,白天太忙,晚上和朋友们才出来玩,男青年女青年都一样,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而且我们都认为,看到了长得很漂亮的妹子,去跟她说“你好呀”,这是一位男士很有礼貌的行为。你想想,如果漂亮的妹子在那里,你明明内心汹涌澎湃、万马奔腾却硬要把她当空气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都没有礼貌地跟她搭个讪,这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情,是很不应该的。所以,我十分不理解为什么有人认为跟漂亮女孩搭讪是一件值得羞耻的事情,既然心中无鬼,你看到她心情就很愉悦,难道不应该很开心地过去跟她说“你好呀”?

好了,插播完毕。回到金边51街,于是我就过去跟她说“你好呀”,然后她一回头,我就后悔了:脸画得这么浓墨重彩,您这是要吓到人吗?她很开心地就跟我聊起了天,但没过几句,我似乎听到她说多少钱。我觉得很奇怪:“钱?什么钱?”她凝视着一脸诧异的我,一时无语,就好像十字路口那位大妈望着黑脚丫大叔一样莫名其妙。但一瞬间后,我立即明白了,委婉地告诉她:原来你是这个意思,我原不知道在金边大家都是这个意思,如果是这个意思我觉得并没有什么意思,那我就只能非常不好意思了。她一直微笑着,听完,甚至还陪着我聊了一阵天文、地理和当年大选政局形势,最后,非常自然地,就好比朱丽叶为了敷衍而真诚地跟帕里斯说“it will be of more price being spoke behind your back than to your face”那么自然地,跟我说:“不好意思,你帮我拿着这杯酒,我先去一下洗手间。”我知道她不会再回来,她没有更多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身上,她也知道她不会再回来,她也知道我知道她不会再回来,但她把酒杯放在我手里,很优雅地笑一笑。

这,就是一个最没有谋生手段的柬埔寨妹子,她还保持的涵养。

我真诚地邀请一些吃不惯柬埔寨菜,不情愿与柬埔寨人为伍,自己住在别人的国家不虚心学习别人的语言还要抱怨对方不能沟通的同胞们安静地试一次,以平常心对待一次你在的这个国家,其实也很有意思的。

柬埔寨穷小子出人头地的三种常规方法

【原创声明】

本公众号发布的所有文章,除非另有特别说明,都属于原创,并且只在公众号(柬埔寨高尔夫与地产观察)或者(junefriends.org)网站首发。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前言:柬埔寨是一个一切皆有可能的国家。年轻人个个都敢问王候将相宁有种乎?个别胆子比较大的就差问鼎之大小轻重焉了。不管是缺胳膊少腿,还是歪眼斜鼻,只要有非常人手段、会想办法,就会出人头地。人人都有机会,老母鸡变凤凰的事时刻发生着。这个国家,简直就是勇于奋斗人士的天堂。

下文,在下就列举身边几位年轻柬埔寨成功人士的成长经历,希望的是客官您能够窥一斑而见全豹,将这个社会青年之风貌领会得些许。

请注意,这里要说的是柬埔寨穷小子,您要是个中国穷小子又想出人头地,别问我,我要是知道,您感觉还能告诉您吗?

方法1:英语狂魔型。

我最亲密的战友之一,来自西部偏远的菩萨省。从小赤着脚跑路,上小学时三更天睡觉、五更天鸡都还没叫就起床开始酿酒。对,酿的就是那个50度的蒸馏米酒。就这么着长大的一哥们儿,十四五岁的时候,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平时学校十节课要逃掉八节的他、连柬语都没学利索的他,突然有一天天神附体一样对英语着了迷。刚好,他那个偏远省份有一家外国NGO在当地扶贫,于是,哥们儿就改学英语了,悬梁刺股,没过两年,未满十八岁的他就成了该NGO的英文老师。

pursat
(菩萨省)

这下彻底不酿酒了,兜里揣着工资、脚上穿着新皮鞋。男人嘛,兜里一有点钱,就得瑟。哥们儿想想,得找点儿啥追求一下呀。于是,他开始追求女同事,美国妞,NGO支教的,也十八岁。我们知道,一般人玩办公室绯闻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最后搞得鸡飞蛋打,而他不一样,人家是郎才女貌,敲锣打鼓在搞办公室恋情。后来女主角回去美国上大学,哥们儿为了能找个网吧上网给她发伊妹儿,直接搬到金边来了。那个时候的金边啊,据他说网吧上网5美金一小时,哥们儿那点财力在菩萨省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但来到金边这样的国际性大都市、“东南亚小巴黎”,全部家当也就上十个小时网的事儿。逼得实在没有办法,漫天下找工作,准备长期“金漂”,最后找进去了柬埔寨最大的NGO,进去工作时发现整栋楼里就他一个柬埔寨人。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英文原来是如此牛B。真是自己都把自己吓了一跳,发达了,绝对的发达了。

前两年,女主角一读完大学就马不停蹄回到了柬埔寨,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如今哥们儿谈笑有鸿儒,出入有光仪,实在是春风得意马蹄急呀。

方法2:童叟无欺型。

2014年,我和俩哥们儿出于好奇,把能够识别柬币的自动售货机给鼓捣出来了,后来引进到了柬埔寨。自动售货机这玩意儿,真让人哭笑不得:卖得不好时,担心付不起电费;卖得太好时,天天得去填补货道。那年,哥仨都二十多岁,白天的正当职业听起来都挺光鲜,两人是政府官员,一人是大学老师。天天傍晚六点多钟,三人下了班集合,开着辆三十多岁的N手破面的,装的满满的,哼哧哼哧冒着黑烟去干活。到了现场,撸起袖子,领带捊到后背,就开始扛箱子,天天搞得灰头土脸、斯文扫地。后来哥仨一合计:不行啊,怎么着哥们儿平时也装得人五人六的,这会儿一个个累得跟孙子似的,体面全无不说,再这么整下去,什么婚姻大事、光耀门楣,都耽误了,没时间啊。于是决定花钱请个人代劳。

loaded van

请来的这哥们儿大学都没毕业,但力大无穷、品质过硬。我们把破面的与所有机器都丢给他,然后三人一溜烟跑得比兔子还快,生怕他反悔。哥们儿没有驾照也从来没开过车,但当场自学成材,直接就上路了,从此一人把三人的活儿都干完。他一人开车、采购、管仓库,白天扛箱子、晚上数钱,是他、是他、还是他。两个月后,发现账目清晰无比、机器油光焕发,唯一的区别是哥们儿晒到脸黑得只剩牙齿是白的了。于是三人一致认为不能把这哥们儿累死,遂做出三项决定:花钱帮他请两个小弟,加工资,每月分红。多年以后我才发现,这三招,原来华为也是这么干的。

到今天,我们仨都没他收入高,眼看着人都已经奔小康了,但我们心服口服,天天将哥们儿当大爷供着。这么靠谱,这么童叟无欺,想不出人头地都不行。

方法3:陈世美型。

我在乡下住那会儿,全省就一个酒吧,在河边。

evening

由于百姓们都晚上八点准时关门睡觉,我唯一的去处就是这间酒吧,日子久了也就和酒吧老板混熟了。老板不到三十岁,身材比一般柬埔寨人都高,眉宇间一股英气,那脸蛋儿,放到韩国可能进不去BigBang,但留在柬埔寨着实是鹤立鸡群。老板娘挺着个大肚子,对于老板时常调戏外国游客妹子的行为,她还是比较容忍的。

后来,听人说老板的发家史是这样:这家酒吧原本属于一外国人,这老外雇用了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当伙计。伙计深得老外赏识,他头脑聪明、眼明手快。结果动作太快,直接把房东家女儿给自由恋爱了。房东气得差点儿背过去,但想想生米已煮成熟饭,于是将计就计,认了。接下来,伙计摇身一变成了房东的少东家,再接下来软硬兼施将老外挤了出去,少东家接管。他,就是今天的老板。明明可以靠手段吃饭,他非要靠脸蛋。

老板其实也算不得陈世美,毕竟老家似乎也没有个大老婆,但他以后当不当陈世美,你我怎会知道?

额外方法:百发百中型。

前文介绍的虽然也都奔了小康,但段位还不够高,真正要成就大业,那还差些火候。一个段位高端的柬埔寨成功人士有几个标志,比如说车要开雷克萨斯最新款LX570,黄金戒指要戴到合不拢手指头,上面镶的钻石不能是一整颗10克拉,而要0.1克拉的一百多颗镶得像个刺猬一样,爷拼的不是钻石价值,是镶钻石的人工费。

lexus570

我的一名学生就曾经梦想成为这样的成功人士,他学习很用功,每天起床很早,比其他同学都努力。

他每天都像台湾的陈安之一样,对着镜子说十几遍“我要成功!”。

不光说,他还做。他告诉我说他要用自己积攒下来的500美金去做小生意,要像Lucky超市的王汉明先生一样从小买小卖做起。

于是,他跑到越南边境,用500美金买回来好多女士包包,花了三个月卖掉,赚了200美金。

他又用这700美金从越南买来更多包包,花了三个月卖掉,赚了300美金,于是他有了1000美金。

两个月后,有一天,他爸爸被封为勋爵,一开心,把堆谷区靠大路的三公顷土地给了他。

于是,他的梦想实现了。

 

后记:您是不是还在等我说下文?没有了,真的就那么简单。

wechat qr small

作者微信

1900年,金边的CBD在哪儿?

【原创声明】

本公众号发布的所有文章,除非另有特别说明,都属于原创,并且只在公众号(柬埔寨高尔夫与地产观察)或者(junefriends.org)网站首发。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学生我最近在研究法国殖民时期建筑,无意中读到一篇论文,实在有意思得很,今天跟诸位客官分享一下其中的几个发现。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年美国的Fulbright学术基金特别派了一帮年轻学者来金边研究城市规划与排水系统,里面有位哈佛大学研究生名叫ShelbyDoyle的一姑娘,她回去写了一篇论文,解答了我一直好奇的好几个问题。

问题1:金边的CBD到底在哪儿?

有人说在BKK;有人说在隆边区;安达银行可能觉得就在它那条街;最近有个售楼小男孩告诉我在万谷湖;上个月又有另一个售楼女孩告诉我在诺罗敦大道南端;街上碰到一大叔干脆说在钻石岛;话没落音另一大叔又说在索卡酒店那个岛上。

我实在也没了主意。但你要问我1900年金边的CBD在哪儿,我可以斩钉截铁地告诉你在这里:

CBD1900

依据是什么呢?

依据就是1894年殖民政府主管市政规划的法国设计师Daniel Fabre沿着上图中的红框框修了一条人工河。这条河的作用与北京紫禁城的护城河不一样,它是专门用来排水的。我们要知道,金边市雨季的排水问题一直到今天都没有解决,一百多年前就更不用说了。

但问题是,光排那一块,其他区域的人怎么办?问得好,因为其它区域的人先不管,而红框框里住的都是大爷。请看:

quartiers
(来源:Doyle的论文Cityof Water: Architecture, Urbanism and the Floods of Phnom Penh下同)

上图是1890年金边居民区分部地图。一百多年前,这个城市里不同族裔的居民是划区而居的。CBD里面住的都是欧洲大爷,相当于那个时代北京的东交民巷,橘红色圆点是塔仔山。紧挨着的南面是华人社区,也就是今天的中央市场一带。再往南的一大块包括王宫周边是柬籍居民区,也就是今天的隆边区。西南住的是越南裔居民,也就是今天的乌亚西一带。

法国哥们儿做得也忒不地道了,就知道顾自己,连王宫都不管。

但这个CBD您说对今天有什么参考价值?我觉得一点都没有。连BKK都还是蛮荒的时代,太过时了。今天,不管金边的哪个区域都没有压倒性优势敢自称CBD,但也好,没有CBD就是最好的CBD,大家都有机会。

问题2:漂浮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floating

放着好好的陆地不造房子,非要把房子以高难度的姿势建在河床上,晚上睡觉不小心滚下床就直接掉到河里去了。

今天的柬埔寨,这个景象不太常见了,除了有一些个有这个爱好的越南哥们儿还这么干以外,大家基本都上岸了。但是十九世纪法国哥们儿刚来柬埔寨时,看到的景象是这样的:

1867

右下角那个黑方块是王宫,其它沿河的小黑点都是民居。也就是说,所有的布衣百姓都挂着住在洞里萨河上面。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柬埔寨是一个真正的王国,土地政策严格遵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国土都是国王的,谁也别在岸上有土地建房。能在岸上建的除非是与国王有关的项目,或者寺庙类。

所以,今天要是谁跟您说他家那块地是祖上传下来的,告诉他快别扯了,祖上没几代以前还在河面上挂着呢。

法国哥们儿接管柬埔寨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的,都上岸,挂着像什么话。国王也没办法,自己都把日子过成后主了,还有啥可说的。于是,被自己的国王嫌弃了一辈子的柬埔寨人民,反而在法国哥们儿手里第一次实现了当家做主。

法国哥们儿做得也忒地道了。

于是,慢慢地,金边成了这样:

1890
(上图是法国殖民政府接手二十多年以后的1890年。上岸了真好。)

 

1947
(1947年的金边。被日本人瞎折腾几年后,老相好法国哥们又回来重新接手。)

1958
(1953年西哈努克国王赶法国哥们儿下台,上图是1958年,第一次有了堆谷区的概念。柬埔寨经济高速发展中,分分钟藐视新加坡、台湾、韩国。)

 

问题3:金边市人口之迷

您要是觉着今天金边太拥挤,那是因为您还没见识过1975年。1975年金边人口就已经达到了200万,那时候的金边多小呀。200万是什么概念呢?就是今天的金边也才刚刚200万左右。

population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上图是统计到2009年为止,那时候人口还没有恢复到200万,差得远呢。1975年的红色高棉手真够黑,搞的空城计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

再次感谢Shelby Doyle女士写的这么好的一篇论文。

qrcode_for_gh_f79138b601fc_258

公众号:柬埔寨高尔夫与地产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