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情怀的国家,是伟大的国家

本文为专栏文章,2016年7月首发于《品味高棉》杂志第14期,已获得该杂志授权许可在此发表。

1787年的一天,英国乡下还没入夏,28岁的威廉•威伯弗斯与同样28岁的威廉•皮特满面愁容地坐在一棵大树下。

“干不干?”皮特问。

“真要干?”威伯弗斯手心里都捏出汗来了。

“有种就干。”皮特激他。

“干就干!”威伯弗斯拿定了主意。

到底要干什么?俩哥们儿又是谁呢?

威伯弗斯是英国下议院的国会议员,而旁边这位皮特是他的发小兼英国首相,牛不牛?其实人家24岁就当上了首相,是英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

这一天,两个二十多岁的威廉,坐在一棵树底下就把英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给决定了。

这件事情,就是禁止黑奴贸易。

做这件事情,为什么需要手心捏出汗来的胆识呢?因为谁敢禁黑奴贸易,谁就是动了当时英国统治阶级的核心利益,就是不得人心的。要弄清楚这个关系,首先要明白一个词:“贸易三角”。

Triangle_trade2
(图片来源:wikipedia)

贸易三角的基本操作方法是这样:英国船队将英国纺织品等工业产品卖到非洲;然后从非洲将船装满黑奴贩卖到美洲殖民地;最后从美洲将农产品、原材料等运回到欧洲。这是一个商业天才的发明,光这个三角就为英国贡献了80%的海外收入来源。鼎盛时期,英国船队几乎垄断了黑奴贸易,不光帮英国的美洲殖民地运人,还将黑奴卖给了同地区的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殖民地。当时英国贵族阶层谁家没个把人在里面当股东?

而现在两个威廉说不让干了。为什么呢?他们说贩卖黑奴这件事情很不美好,因为黑奴们乘船洲际旅行由于坐的是窄小的经济舱,体验太恶心。

两人演双簧,下议院一开会,就成了威伯弗斯的表演舞台,长篇大论滔滔不绝,说到动情处声泪俱下,比死了亲爹还惨;而皮特身为首相不能公开表态,就在一旁冷眼旁观,时不时煽个风、点个火,惟恐天下不乱。

读到这里,我们一定猜测威伯弗斯是不是出身于贫苦人家,与统治阶级有深仇大恨,最能体会劳苦大众的命途多舛?

不是,威伯弗斯家富得流油,威家在当地属于累世豪强,他18岁那年爷爷与叔叔相继去世,把偌大的家业全都留给了他,从此富甲一方。富到什么程度呢?20岁那年想玩政治,于是花了8000英镑砸出来一个国会议员。8000英镑是什么概念,十八世纪的英国,一个高素质、全天候、既当爹又当妈的家庭教师一年工资可能就50英镑。而这个时候他和皮特都还在剑桥大学读书,皮特是三好学生,而威伯弗斯干的事情基本上是剑桥大学老三样:打牌、赌博、通宵趴踢。

就这么一哥们儿,二十多岁的年纪,现在天天为远在非洲从未谋面的黑兄弟们鼓与呼,专注二十年,从来不收费。

这个,就叫做情怀。理想主义与浪漫主义的情怀。

英国下议院被他折腾了二十年,也终于受不了了,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1807年让他通过了禁运黑奴法案。这时候威伯弗斯已经是48岁的大叔,而皮特一年前就与世长辞了。

那个时候的英国,是上升期的英国,即将走向维多利亚女王时期的日不落英帝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对这种体验最感同身受的要数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亲王,而他的国家也曾经伟大过十年。

法国人还在那会儿,先是把少不更事的西哈努克捧上台当国王,没想到西哈努克是一个故意装怂的高手,三两下就把法国人搞下台,自己领导国家独立了。接下来的十年,是柬埔寨最令人尊敬与回味的十年。

西哈努克何许人也?他是一个热爱美酒与美丽女人、有浪漫情怀的人。我最佩服他的,不是他老爱在国际场合说黄段子,不是他有手腕让柬埔寨在夹缝中保持中立游离于大国斗争中还能发展经济,也不是他身为一国之主自导自演拍电影把自己弄成了东南亚最响当当的电影明星,而是他可以优雅地把三件事一起做了,每一件都做得如此投入。

这就是一个有情怀的人。所以他的国家是一个上升中的柬埔寨,是一个几乎算得上伟大、令人尊敬的国家。

看看今天的英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情是由住在威尔士、爱尔兰、英格兰乡村那些从没出过家门八百里以外,终日算计柴米油盐多少钱一斤的人决定的。所以英国已经不是一个有情怀的国家,她也不再伟大。她伟大的时候,这种事情是由两个二十多岁的威廉坐在树底下就决定了。

上周,卡梅伦说“我非常骄傲和荣幸能在过去的六年里担任这个国家的首相”,也就是说再给我多当一天我都不再感到骄傲与荣幸了,因为从那天起,英国已经不是威廉的那个英国。事实上,他成了英国最后一任首相。

他的失落,只有两个威廉与西哈努克可以理解。不幸,他们都已不在人世。

wechat qr small

作者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