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慌,柬埔寨的好日子还没过到头

【原创声明】

本公众号发布的所有文章,除非另有特别说明,都属于原创,并且只在公众号(柬埔寨高尔夫与地产观察)或者(junefriends.org)网站首发。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前段时间,我的一个金边的朋友出名了。

我们的这个时代,出名可以以各种不同姿势,但我的这位朋友是躺着出名的。我分析了一下,这个时代躺着出名的有三类人:第一类的代表人物是葛优老师;

5cd214b9-4191-45c3-aeee-5be03765ae22_size370_w600_h446

第二类的代表人物是苍井空老师。苍老师一般情况下都不是一个人躺着,所以我就不方便上照片了。

第三类就是我的这个朋友,他是这样的:

cam-front-photo-800x598
(来源:Cambodia Daily)

人家在大街上被人打,都这样了,我作为朋友还在开玩笑,实在是没有良心的。但回头又想想,他为他的国家而挨打,心甘情愿,我这也是为了他的国家好,所以就奉献一下算了。这位哥们儿原本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在野党国会议员,我刚认识他的时候跟我差不多出名。如今这么一躺,一夜之间成了海内外各大报纸电视台头条,自己都没准备好,就红了。在泰国的医院里继续躺了几个月后,恢复了直立行走能力,于是我们见了一面,聊了聊国家大事。

842631023119049043

具体聊的什么内容,这么大庭广众之下我也不能告诉你,但聊完之后,我窃窃地感觉是这样:柬埔寨这个国家按今天这个节奏会至少一直走到2023年。

 

从一个“人”的角度出发,我希望这个世界上处处都是自由、博爱的,没有压迫、剥削与愚昧,也希望柬埔寨如此。然而我不是柬埔寨人,而是一个居住在柬埔寨的外国人,所以,从国家自私的角度出发,我的要求必须是和我的国家一致的。也就是说,我最优先考虑的,是这个国家要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并且持续保护外国居民利益。

 

我个人私下以为,2018年,所有的可能性加起来不外乎三种:

第一种可能性:执政党胜选,继续执政。这样的话,啥也别说了,大家老老实实的,别瞎JB折腾。此处要闲话一下在野党。如今的这个在野党,当仁不让是柬埔寨历史上最优秀的在野党。它有知识、有文化、耐得住寂寞、国际视野广阔,它是一个在在野党岗位上做出了水平的在野党。我不得不说,过去两三年间,由于在野党的强势存在感,也由于执政党的自我要求进步,这个国家在反腐败、市政建设等方面还是毫无疑问处于一个进步的状态的。所以,这个在野党,她当得挺好,很称职。

第二种可能性:选举进行到一定程度,在某个微妙的时刻,说忘了谁输谁赢,两党联合执政吧。这种情况下,政府围墙以外的世界都感受不到任何变化,白天该投资的投资,夜晚该KTV继续KTV,唯一的区别是增加了你听政府工作报告的时间,因为你打开电视机,里面由一个人演讲变成了两个人轮流讲。其它一切,都照旧。

第三种可能性:在野党胜选,不妥协,强行要求独立执政。这种局面出现的话,后续会发生许多不愉快的事情,而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汇集到最后,可能会以双方都不满意的方式结束,从而导致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不安定。但这种可能性真正成为现实的几率极低。最简单的办法是参照历史,比起1993年如何?今天的执政党早已不是当年初出茅庐的执政党;而今天的在野党虽然水平高,但在民意上,比起当年被民众无条件热爱的奉辛比克党,差的不仅仅是一个诺罗敦的距离。在野党沥风沐雨这么些年,已经成长为一个十分聪明而且懂得妥协的政党,像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壮士行为,看起来悲壮万分,但真正做起来,在野党是不会如此没有智慧的。

好了,现在就有新来的要问,1993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1993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有两位年轻人搞了一次选举。赢了的那位刚准备上台,输了那位在旁边扯了扯他的衣袖,说慢着,您这样上去,我是没有意见,但我是怕弟兄们不服啊。赢了这位停下来,左右看一看,发现弟兄们脸上作忿然色,于是退下来,说是呀,要不咱们一起上去?

这是简化版,现在上详情版:

*作者按:此详情版翻译自Wikipedia的Cambodia General Election1993 词条,不代表作者的立场。

1993年选举结果:

1993

按常理,奉辛比克党主席拉那烈王子应该就任柬埔寨首相,然而:

“……(大选)一周以后的6月10日,洪森发布了一个消息:时任副首相查克拉朋王子与时任内政部长辛松领导与越南接壤的七个省份宣布脱离柬埔寨。洪森并没有公开支持这一分裂行为,但谴责联合国从中作梗而制造了此次人民党的选举失败。查克拉朋王子与辛松袭击了这些省份的奉辛比克党与佛教自由民主党党部,并勒令联合国柬埔寨过渡时期权力机构(UNTAC)从这些省份撤离。6月14日,国会召开紧急会议,会上重新确定了西哈努克为国家首脑,并任命拉那烈与洪森为联合首相,二人具有完全同等的执政权力。然后洪森在致明石康(作者按,时任UNTAC主席,日本籍)的信中声明支持UNTAC在过渡时期的工作,这时,查克拉朋王子与辛松表示撤回分裂宣言。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西哈努克主持了一段过渡时期的工作,并于9月21日辞职,两天后,也就是1993年9月23日,重回柬埔寨国王王位。”(原文链接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mbodian_general_election,_1993)

aftermath of election

所以,在柬埔寨,如果我们认为赢得大选就可以直接上台当领导,是不是太天真太森破了呢?有时候啊,它还存在一个罩不罩得住的问题。

西哈努克港要不要成为亚洲富豪的游乐场

【原创声明】

本公众号发布的所有文章,除非另有特别说明,都属于原创,并且只在公众号(柬埔寨高尔夫与地产观察)或者(junefriends.org)网站首发。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我在上学那会儿,整个学院有300多名同学,来自44个不同的国家,每年还分春、秋两次入学,所以每个学期一开学起码有两个星期啥正事儿不要做,白天去各个教授课上试听,晚上各种小圈子组成的趴踢认识新同学。认识新同学,这个过程是很有意思的,除了可以享受老兵的眼光看新兵蛋子傻乎乎的样子,还可以认识新鲜的、尚不知世事的学妹,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

那年,新来了一个上海的学弟,真不知天高地厚啊,见人也不问青红皂白先自报家门“I’m from Shanghai”。你要知道,我们那会儿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一般大家认为比较酷的搭讪方式都不是查户口式的,一个典型的开场白是这样:从未谋面的老同学凑到新同学跟前,故作紧张地:麻烦你帮我看一下,我前门拉链有没有拉好?然后,就可以开始聊天了,这样聊天的好处是起点比较高,省了许多废话直接进入高级主题。基本上不会出现一方问另一方你从哪里来,将去向何方,你爹是谁,今年几岁。而这位上海的学弟自始至终都回避说他“来自中国”,别人也没问,他非要先说自己“来自上海”,好像这样子比较有规格一样。起初,我也是不明白,后来有一件事情让我茅塞顿开。

有两位长得漂漂亮亮的学妹,就是金发碧眼、活泼好动,一看就给人感觉xiong大无脑似的这么两位学妹。有一回说是要去上海玩,结果早上去,晚上又回来了,大家就很奇怪呀,问学妹你们怎么回事,上海不好玩吗?学妹说,看上去应该很好玩,但飞到上海人家不让我们出机场呀,直接给我们又飞回来了。我们就问为什么呢。学妹说谁知道啊机场的人说我们没有中国签证不能进上海,去上海要中国签证干什么。令人更崩溃的是好几个同学还在一旁表示同情与疑惑,对呀为什么呢,上海就是上海,为什么要中国签证。我满脸都是黑线呐。

从这件事情,我明白了,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上海”与“中国”根本不是一个地方,差别很大。在我的学妹看来,上海是与伦敦、纽约、蒙特卡洛一样的一个城市或者说城邦;而中国,就是人们穿着蓝布中山装骑着自行车从天安门广场经过的国家。所以,两者的概念差很远。所以,伦敦纽约蒙特卡洛可以免签证进入,上海自然也是。中国签证,开什么玩笑?于是,我终于明白了,我的这个学弟,是真懂。

这个故事说明白了一个什么道理呢,就是一个城市在国际上要出人头地,她自己的品牌很重要。而西哈努克港如果要出人头地,必须不能以柬埔寨为背景音乐出场。有一天,要是别人家的学妹认为西哈努克港就是西哈努克港,要柬埔寨签证干什么?那就算差不多了。

要说亚洲富豪的游乐场,先可以分析一下欧洲富豪的游乐场:蒙特卡洛。

对,就是摩纳哥的那个蒙特卡洛

monte carlo

蒙特卡洛常住人口大概有4000人,而每天进进出出以及在其周边活动的百万富翁大概在2000人,十亿级别以上富翁大概有50-60人,最简单鸟笼子一样的高层公寓售价6万/平方米还要看有没有人想卖,说的都是欧元哦。蒙特卡洛面积有多大呢?0.61平方公里,也就是西港金狮子到索卡酒店那么大一块。

她为什么可以这么出类拔萃?我分析了一下,有以下几个特点。

1.     博彩业的高端玩法

casino-de-monte-carlo-real-monte-carlo-casino_54_990x660_201405312116

蒙特卡洛说白了就是个大赌场,但她与拉斯维加斯及澳门又不一样,后者虽然极大极繁荣,但给人的感觉是穿双拖鞋也能去赌几把;而蒙特卡洛给人的印象是穿晚礼服去的,赌完不管输了赢了都要风度翩翩面带微笑地走出来,就算赢了一箱子现金走在大街上也可以安全到家。她根本不玩什么小赌宜情,要玩就玩大的,高端的。

 

2.     保护富人的税制

蒙特卡洛赌场是王室控制的,它的盈利是如此丰厚,王室根本不缺钱,所以干脆把境内的个人所得税免了。这样一来,相当于是赌客们在赌场以输钱的形式纳税,输得越多,对国家贡献越大。在其他国家,纳税多了会被骂苛政猛于虎,而在这儿赌输的一点脾气也没有。王室又规定本国人不让进去赌,不让你进去是疼爱你,怕你在里面输,所以结果在赌的全是外国人,也就相当于外国人纳税养着王室,帮本国人免所得税。这是聪明到什么程度?蒙特卡洛是热爱富人的,热爱到什么程度呢?到了英雄不问出处的程度,只要你有钱,你把钱带到蒙特卡洛来,她就帮你把钱藏起来,别人不管怎么问,她打死都不说你有多少钱、钱从哪里来;美国英国德国谁问都没有用,软硬不吃。摩纳哥王室在国际场合通情达理,什么外交、国防之类的小事都好说,但一说到保护富人的政策,一条路走到黑,决不退让半步。1962年法国的戴高乐总统终于被惹毛了,让摩纳哥把法国富人都给交出来。坚决不交,结果法国把怀抱中的摩纳哥封锁了,扬言要饿死她,一根筋到如此地步。

 

3.     风平浪静的气候与天然良港

monte carlo climate
年最高平均气温26度;最低平均气温4度。

monaco-harbour

游艇港,什么叫风和日丽。

 

4.     夜不闭户的治安

摩纳哥全部国土加起来两平方公里,这两平方公里有600多名警察。犯罪率基本为零,有两个原因:一是警察太多,没办法下手;二是这里生活太贵了,小偷强盗活不下去。

 

5.     格蕾丝·凯丽

Grace_Kelly_MGM_photo

要说摩纳哥这种小王公国,历史上能存活下来也是法国给的面子。旧社会那会儿,王公虽然在方圆两公里内人五人六的,但一不小心走到三公里就出了国,再走就没人认识他。这一切,都在1956年改变了,因为这一年,格蕾丝·凯丽嫁给了当时的王公兰尼埃三世。一般情况下,如果有某个小姑娘嫁到王室都被说成小母鸡变凤凰,但格蕾丝·凯丽嫁给兰尼埃三世是兰尼埃他们家祖坟上冒了青烟。格蕾丝·凯丽是美国人,可能是好莱坞历史上最美的女人之一也是她那个时代最有人格魅力的女人之一,所以当她要嫁时,嫁给谁都不能算是意外;而此时的兰尼埃只不过是地中海边上一个名不见经传小城邦的帮主而已。真是便宜了他了。这一嫁,产生了什么样的效果呢,简而言之,就是摩纳哥少奋斗五十年。大家一看格蕾丝·凯丽都在那儿安家了,于是开赛车的、打高尔夫球的、卖游艇的全搬进来了,到今天为止,如果你在蒙特卡洛大街上开辆阿斯顿马丁,不会有人鸟你;如果你提个LV包包出门,上菜市场往里面装鸡蛋,大家认为理所当然;如果你是乔治·克鲁尼,大家也懒得理你了,因为方圆两百米内在街上走着的还有汤姆·克鲁斯、贝克汉姆、他老婆维多利亚以及三四个娃儿,审美疲劳。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十分特殊而有趣的生态环境:有钱的有名的,都在这里过着路人甲、宋兵乙的日子,愉快而轻松地打着酱油。这对许多名利一身的人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奢侈。

再来看一看西哈努克港。

sihanoukville-2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

1.     博彩业

不能说它是低端博彩业。与金边不同,金边赌场的市侩气息极浓,而西港的赌场多是一般游客以及专程为博彩而来的游客,总之,是外国人。但是,通往西港赌场的交通设施不足。蒙特卡洛的外围是法国,交通发达,而每天游轮带来的数以千计游客会从她本身的海港上岸。西港得天独厚的条件是有民用机场,但可惜航班不多;有游轮码头,但班次也少;公路不够快,正规划中的高速公路会带来机会。

 

2.     税制

税制由金边的中央政府统一制定,经济特区有针对实业投资的优惠政策,旅游娱乐业的税制优势不明显。然而,柬埔寨的外汇政策极其自由,对外籍居民的财产也不问来源,这是优势。

 

3.     气候与良港

sihanoukville climate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气候

最高气温33度,最低23度;都基本满足。

气候还算宜人,港也是难得的天然良港。

yaht

西哈努克港 游艇码头

4.     治安

绝对达不到夜不闭户的水平,但民风还算纯朴。西港治安的最根本问题是它的外籍居民主体由低收入或者老龄外国人构成,具体表现在大量的欧洲、澳洲退休人士以及失业外籍人士在西港停留或居住。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他外籍居民的整体感观与体验。西港旅游业的唯一出路是她不能成为下一个堕落下去的芭提雅。

 

5.     格蕾丝·凯丽

没有格蕾丝·凯丽,倒是有几位俄国大咖。

西港的前途

西港的先天条件如此优越,中央政府不妨可以为她量身定制一套经济政策,弄出一个类似于“一国两制”的方案,针对博彩业与税制形成完全开放的策略。让西哈努克港成为以自己为品牌的西哈努克港,从而不用以柬埔寨为背景在国际上出现。柬埔寨作为一个整体诚然也是在高速发展的,然而西哈努克港先天条件太过优越,没有必要等待同步富裕。西哈努克港由于自身太美丽,外国人是一定要进来的,所以她的前途有两个方向:一是任其自然让低收入欧美人群慢慢滋生,最终成为下一个脏乱的芭提雅从此与富有绝缘;二是在低收入外籍人群形成主要影响力之前先下手为强,快速实施开放政策,让她成为亚洲富豪的游乐场。我不知道金边政府如何选择,如果是我,我选后者。

 

wechat qr small

作者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