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喜欢柬埔寨排屋:论人类审美观的退化

【原创声明】

本公众号发布的所有文章,除非另有特别说明,都属于原创,并且只在公众号(柬埔寨高尔夫与地产观察)或者(junefriends.org)网站首发。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这个世界,任何美好的事物都经不起一代又一代的人折腾。

无论人类文明如何向高处发展,最近一两百年来,窃以为人的审美观是集体下滑的,在某些特定领域更是崩塌式下滑。

比如说,男人穿裙子这件事情,原本是十分美好浪漫的一个主意:

52445136
上面穿裙子这两位,右边是爱丁堡公爵,他另一个身份是现任英国女王的相公。对,左边穿裙子的就是年轻时期的英国女王伊莉沙白二世。

什么样的爹,放心将女儿嫁给一个穿裙子的男人?伊莉沙白她爹是乔治六世,人家堂堂一国王就愿意嫁女儿给这样一个男人。为什么呢,因为他这个裙子穿得实在玉树临风、风度翩翩。

到了今天,经过几代人的折腾,男人把裙子穿成了这样:

japan-fashion-for-men-2
同样是西式上衣、裙子、皮鞋,却让人不能产生丝毫美的联想。

我实在不知道这位小伙子有什么人生经历,也不管他内在修为也许高到如何程度,反正我女儿要是敢交一个这样的男朋友,我就威胁打断她的腿。一看到他这条裙子,我真的已经万念俱灰、遑论有任何兴趣去了解他这个人。

这,就是审美对你我共处的这个世界的重要性。

如果你我没有办法对前人已经创造的成就做出进一步贡献,那么我们唯一守本分的作法就是不要去折腾它。

你比如说“排屋”这个主意,它原本并不像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么令人憎恶。

人类建筑史上,第一栋出了名、做出了水平的排屋,据我研究,应该是1894年建成的位于布鲁塞尔市二环以内黄金地段的Tassel House,建筑师是一个名叫维多•哦塔的比利时哥们儿。那个时候的布鲁塞尔绝不是今天这样已沦为欧洲二三线城市,那个年代布鲁塞尔还是时不时出点儿风头的,所以市中心也算寸土寸金,容不得人建别墅搞花园,于是就出现了排屋这种神奇的物体:又省地又整齐。

这个故事很简单,就是1893年一个叫Emile Tassel的大学教授,赚了好多钱,于是想在市中心造个房子住,刚好他又认识了哦塔,就给了哦塔一笔钱让他去鼓捣。一年就建好了,出来的作品是这个样子:

Brussels-Hotel Tassel, ext_ facade
这么看着是不是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儿?

门口细节:

2caf12f2143da32a6f203f05de2bdcf8
门前地上的砖,台阶都还是一百多年前的样子。请注意,大门有两道,上图中开了外面的一道,中间是个门厅,一百多年前的欧洲还是很讲究的,伦敦、巴黎等许多闹市里的房子都有这个设计。

进来第二道前厅门,前厅内的面貌是这个样子:

7bba839e9314f1fe68fef485dc736648

走道高出前厅地面。

再进一步进入前厅纵深:

d9578ef6e891c0b049cee34ca9ae2300
这是第三道门,请注意这个时候的地面已经比第二道门所在的前厅地面高出了一尺多。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这栋排屋的楼梯是旋转的,位于进门后的前厅右侧。

这个楼梯,学问大了去了,请看:

f19a51c92651bf3702512965d19dcd54
右上角那个小灯罩,做成了花瓣的形状,也是哦塔设计的。整个建筑物里面,除了上面那个雕像之类的非他专业能力所能及的他无法自己创造之外,所有的物件与空间都由哦塔一手设计。

楼梯的另一个细节:

3c271aac77460e5476a2592f8fa7f086

这个画面,是建筑史上也是艺术史上里程碑式的一个瞬间。这个调调,完全是哦塔一个人创造出来的,今天,只要一提到Arte nouveau这个流派就会想到这个画面,只要一看到这个画面就会想到哦塔。哦塔也是用这个画面与细节开宗立派,自此以后才有了arte nouveau 这回事儿,才有了后来有人去把巴黎地铁站设计成那个样子,才有了许许多多徒子徒孙在欧洲各大城市的出现。它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些舞动的线条:楼梯扶手、柱子、地板与墙壁上的图案,全都是舞动的。哦塔认为一颗植物身上所有动感的美以及生命力的体现,都在枝条(stem),而不是花或者叶子,所以才有了这个历史性的画面。

这种创造,在他之前没有人尝试过。也许有人说Rococo的风格也是花花叶叶的,但他这个远不像Rococo那么枝繁叶茂,形似神不似。唯一可能成为他灵感来源的可能是梵高的《星夜》:

1280px-Van_Gogh_-_Starry_Night_-_Google_Art_Project
也全都是舞动的线条。《星夜》是1889年的作品,所以完全有可能哦塔之前狠狠地观摩了一把。

 

一百多年前,建筑物还是比较讲究采光的,这是哦塔的解决方案:

5965e34e4dbf5cc3e17c9c10fbb040a2

连天窗都做得这么灵动,所以才可以成为大师,而到了晚上点亮电灯,效果是这样的:

8f059049297688e131a146b49c8371f0

所以,这是一个用一栋排屋扬名立万的男人。我们见过设计摩天大楼、桥梁、铁塔而成名的人,但就依靠一栋四层小排屋一跃成为艺术史上一代宗师的人,就只有他。

Victor_Horta_(cropped)
(Victor Horta, 1861 – 1947)

 

小排屋,柬埔寨也有。起初,大家还比较有操守,做出来的也绝对算得上艺术品。比如这个:

334473714552866796

但折腾到今天,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不断努力,柬埔寨的排屋终于被做成了这个样子:

a0c9ab07eb5870be6d144c09f5ca72867d60b650

我不知道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在我看来:

shophousese

 

wechat qr small

作者微信

金边公寓市场2016年上半年吹风会胜利召开

【原创声明】

本公众号发布的所有文章,除非另有特别说明,都属于原创,并且只在公众号(柬埔寨高尔夫与地产观察)或者(junefriends.org)网站首发。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过去的这周,Century 21房地产与一帮热心小伙伴在Raffles酒店开了个会,讨论发行2016年金边公寓市场半年总结报告的事儿。报告到底长什么样儿我还没看到,但经路边社透露出来的初步信息,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pp condo 2016 HI

先说好消息。

1.     柬埔寨本地人也买公寓。当然啦,以前也买,但从来没有今年上半年买得这么凶猛。2016年上半年柬埔寨本地人购买量占所有公寓销售套数的30%,由于柬埔寨人传统观念是要买带土地的房产,所以2016年以前,这个数字要小得多。是谁天天在说柬埔寨人没钱买公寓来着?

 

2.     公寓销售效率金边还是击败周边国家。统计到今年为止的数据,金边一栋公寓楼平均售馨时间需要29个月,而邻国越南与泰国的平均一个公寓项目需要40个月售馨。这个,开发商与未来潜在的开发商看了会很开心。但我认为也不要太开心,因为有两个隐藏因素我不说你也知道,一是这是一个历史数据,也就是说从现在往历史推算29个月是2014年初,那时候不管你造出来的是个什么公寓都有人会买,所以,以前29个月能售馨不说明从2016年开始往将来也一定29个月能售馨;二是泰国越南相比较柬埔寨而言历史公寓存量要大得多,不是一个数量级,不能如此横向比较。

 

3.     今年在金边即将完工与正在建设的大小公寓楼盘(几十套一栋的也算)有150个左右,到2020年,金边境内所有一手二手楼盘公寓套数总量会接近4万套。这到底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好消息你可以说这个城市蓬勃发展,要是没这个速度金边什么时候才成为真正的东南亚中心城市?坏消息是你的公寓就会成为这四万分之一,你是想卖还是想租,都有三万九千多个人在竞争。但长远来看算是好消息,因为这个势头很重要。

那么坏消息呢?

1.     已经有两个楼盘因为销售结果达不到预期而决定延长工期。这两个楼盘到底是谁,人家假装他不能说,我也就假装我不知道。金边过去的十年里曾有因为开发商内讧或者金融危机后院起火而不能按期交房的情况,但因为销售不济而延期,这还是第一次。凡事都有个第一次嘛。

2.     今年上半年的公寓销售总量比去年同时期有增长,但是,增长率不如去年同时期比前年同时期的增长率高。我不知道这么绕的一句话您是否读明白了,要是不太明白,我举个例子:如果2014上半年总共卖了3套公寓,2015上半年总共卖了6套,2016上半年总共卖了8套,这个局面就是这样:去年同期比前年增长率(6-3)/3=100%;今年同期比去年增长率(8-6)/6=33%;但有没有增长?当然有增长,然而只是增长得没有那么快而已。

最后,我简单说两句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上述的坏消息?

柬埔寨经济环境是上升的,世界经济除了中国略显疲软之外也没遇到什么寒流,而中国这个疲软紧跟着的压力就是人民币要贬值,这反而短期内会把中国的零用钱逼得流到柬埔寨来,对柬埔寨房产界却是个好事儿。那为什么还有这样的坏消息?

这个原因呢,您如果请个砖家来开讲座,他非给你讲一个上午,唾沫星子横飞,引经据典非把你绕迷糊了最后什么也没说,让你回家去买他上个月出的书,说是要读了才明白。

但让我来说,保证最多三句话说完,从此断无疑问、一次根治、绝不复发。

原因呢,真的就三句话:

1.     太多楼盘都陶醉在一厢情愿自以为高端的梦境中,飘着,飘啊飘,没有回到尘世的地面上来,所以柬埔寨本地人还有像我这样完全本地化了的老外看不上;

2.     柬埔寨的楼盘太零碎,太自发式发展,不能在国际上(特别是中国北上广深)形成强烈的冲击,也不好刷存在感,所以有人要海外置业也想不起柬埔寨这茬儿。

总结:本地人又有钱又有欲望,找不到他想要的货;外国人也有钱有欲望,找不到柬埔寨,这不就把事儿给耽误了吗。

一个有情怀的国家,是伟大的国家

本文为专栏文章,2016年7月首发于《品味高棉》杂志第14期,已获得该杂志授权许可在此发表。

1787年的一天,英国乡下还没入夏,28岁的威廉•威伯弗斯与同样28岁的威廉•皮特满面愁容地坐在一棵大树下。

“干不干?”皮特问。

“真要干?”威伯弗斯手心里都捏出汗来了。

“有种就干。”皮特激他。

“干就干!”威伯弗斯拿定了主意。

到底要干什么?俩哥们儿又是谁呢?

威伯弗斯是英国下议院的国会议员,而旁边这位皮特是他的发小兼英国首相,牛不牛?其实人家24岁就当上了首相,是英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

这一天,两个二十多岁的威廉,坐在一棵树底下就把英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给决定了。

这件事情,就是禁止黑奴贸易。

做这件事情,为什么需要手心捏出汗来的胆识呢?因为谁敢禁黑奴贸易,谁就是动了当时英国统治阶级的核心利益,就是不得人心的。要弄清楚这个关系,首先要明白一个词:“贸易三角”。

Triangle_trade2
(图片来源:wikipedia)

贸易三角的基本操作方法是这样:英国船队将英国纺织品等工业产品卖到非洲;然后从非洲将船装满黑奴贩卖到美洲殖民地;最后从美洲将农产品、原材料等运回到欧洲。这是一个商业天才的发明,光这个三角就为英国贡献了80%的海外收入来源。鼎盛时期,英国船队几乎垄断了黑奴贸易,不光帮英国的美洲殖民地运人,还将黑奴卖给了同地区的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殖民地。当时英国贵族阶层谁家没个把人在里面当股东?

而现在两个威廉说不让干了。为什么呢?他们说贩卖黑奴这件事情很不美好,因为黑奴们乘船洲际旅行由于坐的是窄小的经济舱,体验太恶心。

两人演双簧,下议院一开会,就成了威伯弗斯的表演舞台,长篇大论滔滔不绝,说到动情处声泪俱下,比死了亲爹还惨;而皮特身为首相不能公开表态,就在一旁冷眼旁观,时不时煽个风、点个火,惟恐天下不乱。

读到这里,我们一定猜测威伯弗斯是不是出身于贫苦人家,与统治阶级有深仇大恨,最能体会劳苦大众的命途多舛?

不是,威伯弗斯家富得流油,威家在当地属于累世豪强,他18岁那年爷爷与叔叔相继去世,把偌大的家业全都留给了他,从此富甲一方。富到什么程度呢?20岁那年想玩政治,于是花了8000英镑砸出来一个国会议员。8000英镑是什么概念,十八世纪的英国,一个高素质、全天候、既当爹又当妈的家庭教师一年工资可能就50英镑。而这个时候他和皮特都还在剑桥大学读书,皮特是三好学生,而威伯弗斯干的事情基本上是剑桥大学老三样:打牌、赌博、通宵趴踢。

就这么一哥们儿,二十多岁的年纪,现在天天为远在非洲从未谋面的黑兄弟们鼓与呼,专注二十年,从来不收费。

这个,就叫做情怀。理想主义与浪漫主义的情怀。

英国下议院被他折腾了二十年,也终于受不了了,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1807年让他通过了禁运黑奴法案。这时候威伯弗斯已经是48岁的大叔,而皮特一年前就与世长辞了。

那个时候的英国,是上升期的英国,即将走向维多利亚女王时期的日不落英帝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对这种体验最感同身受的要数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亲王,而他的国家也曾经伟大过十年。

法国人还在那会儿,先是把少不更事的西哈努克捧上台当国王,没想到西哈努克是一个故意装怂的高手,三两下就把法国人搞下台,自己领导国家独立了。接下来的十年,是柬埔寨最令人尊敬与回味的十年。

西哈努克何许人也?他是一个热爱美酒与美丽女人、有浪漫情怀的人。我最佩服他的,不是他老爱在国际场合说黄段子,不是他有手腕让柬埔寨在夹缝中保持中立游离于大国斗争中还能发展经济,也不是他身为一国之主自导自演拍电影把自己弄成了东南亚最响当当的电影明星,而是他可以优雅地把三件事一起做了,每一件都做得如此投入。

这就是一个有情怀的人。所以他的国家是一个上升中的柬埔寨,是一个几乎算得上伟大、令人尊敬的国家。

看看今天的英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情是由住在威尔士、爱尔兰、英格兰乡村那些从没出过家门八百里以外,终日算计柴米油盐多少钱一斤的人决定的。所以英国已经不是一个有情怀的国家,她也不再伟大。她伟大的时候,这种事情是由两个二十多岁的威廉坐在树底下就决定了。

上周,卡梅伦说“我非常骄傲和荣幸能在过去的六年里担任这个国家的首相”,也就是说再给我多当一天我都不再感到骄傲与荣幸了,因为从那天起,英国已经不是威廉的那个英国。事实上,他成了英国最后一任首相。

他的失落,只有两个威廉与西哈努克可以理解。不幸,他们都已不在人世。

wechat qr small

作者微信

柬埔寨穷小子出人头地的三种常规方法

【原创声明】

本公众号发布的所有文章,除非另有特别说明,都属于原创,并且只在公众号(柬埔寨高尔夫与地产观察)或者(junefriends.org)网站首发。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前言:柬埔寨是一个一切皆有可能的国家。年轻人个个都敢问王候将相宁有种乎?个别胆子比较大的就差问鼎之大小轻重焉了。不管是缺胳膊少腿,还是歪眼斜鼻,只要有非常人手段、会想办法,就会出人头地。人人都有机会,老母鸡变凤凰的事时刻发生着。这个国家,简直就是勇于奋斗人士的天堂。

下文,在下就列举身边几位年轻柬埔寨成功人士的成长经历,希望的是客官您能够窥一斑而见全豹,将这个社会青年之风貌领会得些许。

请注意,这里要说的是柬埔寨穷小子,您要是个中国穷小子又想出人头地,别问我,我要是知道,您感觉还能告诉您吗?

方法1:英语狂魔型。

我最亲密的战友之一,来自西部偏远的菩萨省。从小赤着脚跑路,上小学时三更天睡觉、五更天鸡都还没叫就起床开始酿酒。对,酿的就是那个50度的蒸馏米酒。就这么着长大的一哥们儿,十四五岁的时候,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平时学校十节课要逃掉八节的他、连柬语都没学利索的他,突然有一天天神附体一样对英语着了迷。刚好,他那个偏远省份有一家外国NGO在当地扶贫,于是,哥们儿就改学英语了,悬梁刺股,没过两年,未满十八岁的他就成了该NGO的英文老师。

pursat
(菩萨省)

这下彻底不酿酒了,兜里揣着工资、脚上穿着新皮鞋。男人嘛,兜里一有点钱,就得瑟。哥们儿想想,得找点儿啥追求一下呀。于是,他开始追求女同事,美国妞,NGO支教的,也十八岁。我们知道,一般人玩办公室绯闻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最后搞得鸡飞蛋打,而他不一样,人家是郎才女貌,敲锣打鼓在搞办公室恋情。后来女主角回去美国上大学,哥们儿为了能找个网吧上网给她发伊妹儿,直接搬到金边来了。那个时候的金边啊,据他说网吧上网5美金一小时,哥们儿那点财力在菩萨省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但来到金边这样的国际性大都市、“东南亚小巴黎”,全部家当也就上十个小时网的事儿。逼得实在没有办法,漫天下找工作,准备长期“金漂”,最后找进去了柬埔寨最大的NGO,进去工作时发现整栋楼里就他一个柬埔寨人。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英文原来是如此牛B。真是自己都把自己吓了一跳,发达了,绝对的发达了。

前两年,女主角一读完大学就马不停蹄回到了柬埔寨,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如今哥们儿谈笑有鸿儒,出入有光仪,实在是春风得意马蹄急呀。

方法2:童叟无欺型。

2014年,我和俩哥们儿出于好奇,把能够识别柬币的自动售货机给鼓捣出来了,后来引进到了柬埔寨。自动售货机这玩意儿,真让人哭笑不得:卖得不好时,担心付不起电费;卖得太好时,天天得去填补货道。那年,哥仨都二十多岁,白天的正当职业听起来都挺光鲜,两人是政府官员,一人是大学老师。天天傍晚六点多钟,三人下了班集合,开着辆三十多岁的N手破面的,装的满满的,哼哧哼哧冒着黑烟去干活。到了现场,撸起袖子,领带捊到后背,就开始扛箱子,天天搞得灰头土脸、斯文扫地。后来哥仨一合计:不行啊,怎么着哥们儿平时也装得人五人六的,这会儿一个个累得跟孙子似的,体面全无不说,再这么整下去,什么婚姻大事、光耀门楣,都耽误了,没时间啊。于是决定花钱请个人代劳。

loaded van

请来的这哥们儿大学都没毕业,但力大无穷、品质过硬。我们把破面的与所有机器都丢给他,然后三人一溜烟跑得比兔子还快,生怕他反悔。哥们儿没有驾照也从来没开过车,但当场自学成材,直接就上路了,从此一人把三人的活儿都干完。他一人开车、采购、管仓库,白天扛箱子、晚上数钱,是他、是他、还是他。两个月后,发现账目清晰无比、机器油光焕发,唯一的区别是哥们儿晒到脸黑得只剩牙齿是白的了。于是三人一致认为不能把这哥们儿累死,遂做出三项决定:花钱帮他请两个小弟,加工资,每月分红。多年以后我才发现,这三招,原来华为也是这么干的。

到今天,我们仨都没他收入高,眼看着人都已经奔小康了,但我们心服口服,天天将哥们儿当大爷供着。这么靠谱,这么童叟无欺,想不出人头地都不行。

方法3:陈世美型。

我在乡下住那会儿,全省就一个酒吧,在河边。

evening

由于百姓们都晚上八点准时关门睡觉,我唯一的去处就是这间酒吧,日子久了也就和酒吧老板混熟了。老板不到三十岁,身材比一般柬埔寨人都高,眉宇间一股英气,那脸蛋儿,放到韩国可能进不去BigBang,但留在柬埔寨着实是鹤立鸡群。老板娘挺着个大肚子,对于老板时常调戏外国游客妹子的行为,她还是比较容忍的。

后来,听人说老板的发家史是这样:这家酒吧原本属于一外国人,这老外雇用了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当伙计。伙计深得老外赏识,他头脑聪明、眼明手快。结果动作太快,直接把房东家女儿给自由恋爱了。房东气得差点儿背过去,但想想生米已煮成熟饭,于是将计就计,认了。接下来,伙计摇身一变成了房东的少东家,再接下来软硬兼施将老外挤了出去,少东家接管。他,就是今天的老板。明明可以靠手段吃饭,他非要靠脸蛋。

老板其实也算不得陈世美,毕竟老家似乎也没有个大老婆,但他以后当不当陈世美,你我怎会知道?

额外方法:百发百中型。

前文介绍的虽然也都奔了小康,但段位还不够高,真正要成就大业,那还差些火候。一个段位高端的柬埔寨成功人士有几个标志,比如说车要开雷克萨斯最新款LX570,黄金戒指要戴到合不拢手指头,上面镶的钻石不能是一整颗10克拉,而要0.1克拉的一百多颗镶得像个刺猬一样,爷拼的不是钻石价值,是镶钻石的人工费。

lexus570

我的一名学生就曾经梦想成为这样的成功人士,他学习很用功,每天起床很早,比其他同学都努力。

他每天都像台湾的陈安之一样,对着镜子说十几遍“我要成功!”。

不光说,他还做。他告诉我说他要用自己积攒下来的500美金去做小生意,要像Lucky超市的王汉明先生一样从小买小卖做起。

于是,他跑到越南边境,用500美金买回来好多女士包包,花了三个月卖掉,赚了200美金。

他又用这700美金从越南买来更多包包,花了三个月卖掉,赚了300美金,于是他有了1000美金。

两个月后,有一天,他爸爸被封为勋爵,一开心,把堆谷区靠大路的三公顷土地给了他。

于是,他的梦想实现了。

 

后记:您是不是还在等我说下文?没有了,真的就那么简单。

wechat qr small

作者微信

1900年,金边的CBD在哪儿?

【原创声明】

本公众号发布的所有文章,除非另有特别说明,都属于原创,并且只在公众号(柬埔寨高尔夫与地产观察)或者(junefriends.org)网站首发。如未征得作者许可,请不要转载。

学生我最近在研究法国殖民时期建筑,无意中读到一篇论文,实在有意思得很,今天跟诸位客官分享一下其中的几个发现。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年美国的Fulbright学术基金特别派了一帮年轻学者来金边研究城市规划与排水系统,里面有位哈佛大学研究生名叫ShelbyDoyle的一姑娘,她回去写了一篇论文,解答了我一直好奇的好几个问题。

问题1:金边的CBD到底在哪儿?

有人说在BKK;有人说在隆边区;安达银行可能觉得就在它那条街;最近有个售楼小男孩告诉我在万谷湖;上个月又有另一个售楼女孩告诉我在诺罗敦大道南端;街上碰到一大叔干脆说在钻石岛;话没落音另一大叔又说在索卡酒店那个岛上。

我实在也没了主意。但你要问我1900年金边的CBD在哪儿,我可以斩钉截铁地告诉你在这里:

CBD1900

依据是什么呢?

依据就是1894年殖民政府主管市政规划的法国设计师Daniel Fabre沿着上图中的红框框修了一条人工河。这条河的作用与北京紫禁城的护城河不一样,它是专门用来排水的。我们要知道,金边市雨季的排水问题一直到今天都没有解决,一百多年前就更不用说了。

但问题是,光排那一块,其他区域的人怎么办?问得好,因为其它区域的人先不管,而红框框里住的都是大爷。请看:

quartiers
(来源:Doyle的论文Cityof Water: Architecture, Urbanism and the Floods of Phnom Penh下同)

上图是1890年金边居民区分部地图。一百多年前,这个城市里不同族裔的居民是划区而居的。CBD里面住的都是欧洲大爷,相当于那个时代北京的东交民巷,橘红色圆点是塔仔山。紧挨着的南面是华人社区,也就是今天的中央市场一带。再往南的一大块包括王宫周边是柬籍居民区,也就是今天的隆边区。西南住的是越南裔居民,也就是今天的乌亚西一带。

法国哥们儿做得也忒不地道了,就知道顾自己,连王宫都不管。

但这个CBD您说对今天有什么参考价值?我觉得一点都没有。连BKK都还是蛮荒的时代,太过时了。今天,不管金边的哪个区域都没有压倒性优势敢自称CBD,但也好,没有CBD就是最好的CBD,大家都有机会。

问题2:漂浮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floating

放着好好的陆地不造房子,非要把房子以高难度的姿势建在河床上,晚上睡觉不小心滚下床就直接掉到河里去了。

今天的柬埔寨,这个景象不太常见了,除了有一些个有这个爱好的越南哥们儿还这么干以外,大家基本都上岸了。但是十九世纪法国哥们儿刚来柬埔寨时,看到的景象是这样的:

1867

右下角那个黑方块是王宫,其它沿河的小黑点都是民居。也就是说,所有的布衣百姓都挂着住在洞里萨河上面。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柬埔寨是一个真正的王国,土地政策严格遵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国土都是国王的,谁也别在岸上有土地建房。能在岸上建的除非是与国王有关的项目,或者寺庙类。

所以,今天要是谁跟您说他家那块地是祖上传下来的,告诉他快别扯了,祖上没几代以前还在河面上挂着呢。

法国哥们儿接管柬埔寨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的,都上岸,挂着像什么话。国王也没办法,自己都把日子过成后主了,还有啥可说的。于是,被自己的国王嫌弃了一辈子的柬埔寨人民,反而在法国哥们儿手里第一次实现了当家做主。

法国哥们儿做得也忒地道了。

于是,慢慢地,金边成了这样:

1890
(上图是法国殖民政府接手二十多年以后的1890年。上岸了真好。)

 

1947
(1947年的金边。被日本人瞎折腾几年后,老相好法国哥们又回来重新接手。)

1958
(1953年西哈努克国王赶法国哥们儿下台,上图是1958年,第一次有了堆谷区的概念。柬埔寨经济高速发展中,分分钟藐视新加坡、台湾、韩国。)

 

问题3:金边市人口之迷

您要是觉着今天金边太拥挤,那是因为您还没见识过1975年。1975年金边人口就已经达到了200万,那时候的金边多小呀。200万是什么概念呢?就是今天的金边也才刚刚200万左右。

population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上图是统计到2009年为止,那时候人口还没有恢复到200万,差得远呢。1975年的红色高棉手真够黑,搞的空城计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

再次感谢Shelby Doyle女士写的这么好的一篇论文。

qrcode_for_gh_f79138b601fc_258

公众号:柬埔寨高尔夫与地产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