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 YU原创]读诗词看曹丞相六成把握的一生

曹丞相,不是说曹参,这里要谈的是曹操。

中国有个词叫做“文才武略”,寥寥四个字,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久而久之,成就了一种文学套路,我们姑且叫它“开国君王体”。其中最出名的,要数刘亭长的“大风起兮云飞扬”。刘亭长这作品文采好不好?实不相瞒,真心的不好,所用词汇欠斟酌,都是当时的市井俚语不说,隐约中还有点儿小人物一朝得志之态。但你我喜不喜欢?真心的喜欢。写不写得出来?憋说使君与我,就是屈原李白也写不出来。诗,写到一定程度,文采辞藻退居次要,满篇洋溢的就只有“气”,气吞山河的气,走这个路线的,我们称之为开国君王体。谢灵运李白要是写“大风起兮云飞扬”,隔天上街非被人吐一脸唾沫,但刘亭长浓墨重彩大笔一挥,落笔处天下一片鸦雀无声。相公,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刚刚荡平四方、威加海内的男人,他写的诗(此处有掌声)。

毛委员手书《大风歌》

几千年的老黄历,开国君王连少数民族算一起也只有几十个人,在这几十位中要找几个诗人,难。毛委员有时候兴致来了,也写几笔,他的观点总结起来就是:楼上的都是傻逼,什么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统统的文盲,成吉思汗是最大的傻*。算你狠。毛委员的诗,气冲斗牛,自不必说,但文采好不好?窃以为…厄…比蒋委员长稍好一些,但话说回来,蒋委员长的书法又要高出一筹。那么毛委员的书法呢?比其孙子毛新宇将军的又要好些。

蒋委员长手迹


毛将军墨宝(未经核实)

毛委员这个人,一辈子不按常理出牌,一贯而终做什么都使用游击战术,连写诗都专门挑软柿子捏。什么唐宗宋祖、成吉思汗,明明知道人家吊书袋子不行,偏要挑出来火上烤,真正有谱的那几位,却直接无视也不说。开国君王这个职业,由于早年进入该行业门槛太低,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其中大量充斥着刘亭长与朱长老这种小时候由于家庭条件比较贫困而没怎么上过学的,人家长大了你再去骂他没文化,有什么意思。那么,开国君王里,有没有上过学而且学问比较牛的?有,比如曹丞相,比如光武帝,再不济也有王莽这样的上进青年。刘秀虽然靠自己考上的太学生,但其人是成了精了,比较内向,喜怒不形于色,不适合文学创作。我们且说说曹丞相。请上诗: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於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这诗是什么意思呢?他是说:你们这帮王八旦去打董卓又不卖力,自己在家里喝酒的喝酒,窝里干仗的干仗,老百姓都要死光光啦,就我一个人急。文采好不好?好!气势牛不牛?牛!

曹丞相的诗光明磊落,细读之下,可以看出很多门道来。他一生冒险无数,最后给他总结一个规律就是:看到六成把握就动手。以下举例看其中几次。

1.     关东有义士,其中自然有曹丞相。但义士也不是生下来就成型的,据说小时候的曹丞相也“少好飞鹰走狗”,老爱鼓捣些不着调的勾当,叔叔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跟曹丞相他爹汇报,次数多了就引起侄子“患之”,也就是说曹丞相把叔叔打小报告这件事当成了心腹大患,不处理一下都不行了。于是,下次路上碰到叔叔,二话不说,立马“败面喎口”搞得好像面瘫了一样给叔叔看。这个败面喎口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也没见过,但斯蒂芬·霍金是谁你知道吧?应该就是跟他那个架势差不多。叔叔一看,完了,中风了,赶快去告诉大哥。然后大哥叫来一看,问,你叔叔不是说你中风了吗,为什么这么衣冠楚楚眉清目秀的?曹丞相回答“初不中风,但失爱于叔父,故见罔耳。”不服都不行:你什么意思,我原本就好好的,只是叔叔看我不爽老爱说我坏话而已。好了,叔叔,这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他干这件事情的胜算大概有六成,其中有四成可能被他爹拆穿,因为毕竟爹与叔叔是兄弟,不存在沟通障碍,如此风险就是再也不要想飞鹰走狗了。

2.     别人我搞不清楚,但曹丞相一开始兴兵讨群凶,应该还是乃心在咸阳的,就像中国历来的读书人一样,匡扶社稷高于一切,这一点从另外一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来。曹丞相二十多岁的时候还不是曹丞相,只当了个洛阳北部尉,看字面意思,“洛阳”表示办公室应该在首都,“尉”一般往大了说管军队,往小了说管治安,全看前面的定语,“北部尉”的话我看还是不要管军队了,就管管治安那还得分片区,就这么个小角色。但曹丞相又不是俗人,小角色也可以干大事情。皇帝跟前的小红人蹇硕有个叔叔,人家都一把年纪了,晚上在外面走了走路,就被曹丞相抓住,咔嚓,杀掉了,警告:不许走夜路,不怕鬼敲门。蹇硕脸都绿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叔叔,就因为人家晚上走路,就把人杀掉,还有王法吗,啊,还有王法吗?还有谁!我们知道,桓、灵那个年代,诸葛军师曾经也说过那是出了名的亲小人、远贤臣,对于蹇硕这样的小红人,你敢让他痛苦一阵子,他就敢让你痛苦一辈子。曹丞相头脑清醒,也不是不懂,但他那个年代科举考试还没上马,国家公务员队伍里谁上谁下没个准数,要升官全靠出名,所以,要么不干,要干就干票大的。杀掉小红人的叔叔,有两个结果,一是被小红人干掉,二是不被小红人干掉,不管哪一种可能,都要出名。在杀人这件事情上,曹丞相也有六成胜算:当时宦官集团与士族集团斗争,蹇硕属于宦官,曹丞相与袁本初这类官二代都属于士族。宦官虽然也是官,但他没有官二代,明唔明?曹丞相杀了小红人的叔叔,其后果关键就看士族代表的道义与宦官代表的权力谁搞定谁。结果,蹇硕和他那帮没卵用的家伙搞不定,又不想老被杀叔叔,于是联名推荐说这个小孩很牛,应该升官去当顿丘令。你说,贱不贱?

3.     有时候呢,六成把握也有不靠谱的情况。那一年,就是官渡之战快要打的那一年,“淮南弟称号”的袁术被打得满地找牙,这个时候曹丞相派刘皇叔去痛打落水狗。在放刘皇叔去执行任务这件事情上,曹丞相可能连六成把握都没有,第一个说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的是他,结果把这唯一的英雄放出去的也是他。不知为何,他还是决定试一把,是我的失去也终究会回来,不是我的何必强求?放了。结果放了没一刻工夫又后悔,赶紧派了名叫刘岱王忠的两位哥们儿去追,好不容易追上,人家刘皇叔用上海话说:憋说你们两个小瘪三,就是曹丞相自己来,我还要和他白相一哈,还不快滚犊子。

靠不靠谱有时候非人力所能及,但在一个群雄逐鹿的时代(比如说柬埔寨),真正笑到最后的是看到六成把握就动手的人。上次有一位北欧客人跟我咨询要把钱投资在柬埔寨的房地产上,我解释了半天让他明白七八成胜算是没有问题的。但他举棋不定,不知道怎么买,左顾右盼之后问我是否可以以银行履约保函的方式购房,这样一来,在项目完工为他实现盈利之前谁也动不了他的钱,从而将胜算控制在九成以上。我听完后,注视了他少顷,说你是治世之能臣,但成不了乱世之奸雄,还是回去北欧安稳过日子去吧,因为,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的年代,你永远比曹丞相慢一拍。

wechat qr small

扫描加作者微信